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风亮节

朋友,欢迎您的到来——我心中的太阳!感谢您的光芒照耀!

 
 
 

日志

 
 

【读与藏】墨缘  

2013-10-21 12:31:48|  分类: 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刊周年
 话《墨缘》

    书写的欣悦                 张颐武

  《墨缘》已经一周年了。这一周年来它介绍书法知识,评析经典碑帖,展示书法爱好者的作品,引导普通读者开始练字写字,已经受到了众多读者的好评。这块园地既有书法大家现身说法,也有读者的真诚参与,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其实是用大众媒体传播文化的坚实的努力。

  现在汉字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关切。人们都开始关心当下出现的“提笔忘字”等现象,关切汉字文化在当今时代的命运。从二十世纪初到今天,汉字经历了自身书写方式的两次重大变化,一是硬笔逐渐取代了软笔书写,二是键盘和拼音输入逐渐取代了用笔书写。传统的书写方式当然依然存在,但书写方式的主流已经发生了重大的、不可逆的改变。虽然历史的进程和趋向不可避免,但汉字的传统却是我们的文化记忆和精神传承的重要载体。今天大家对于汉字的传承的关切,其实就是对于中华文明的符号和载体的关切,也是对于汉字所形成的独到的、不可替代的美的关切。这里面一笔一划之间蕴含着我们先人的文化创造,也蕴含着历代文人墨客的精神寄托。我们在今天接触书法其实也是在其间感受中华文明的丰富和深邃,也在书写中体验和追求文化的新的创造。我们从《墨缘》看到的就是对于我们文化的传承、延伸和发展的努力。它虽然是从小处着手,但却接触了文化的大命题。

  让我们看看《墨缘》,同时抽点时间写字吧。在书写中,你会感受到一种无尽的精神的欣悦。

  

曾经的墨缘                 三  三

  “三三”,是幼儿时父亲唤我的昵称,73岁了,中国人的老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经历过太多太多,该“受”的受过,该得的得过,该感觉的感觉过了,该欢乐的欢乐过了,骨灰盒子边上挨日子的一个病人,感觉早已经麻木,不会激动,更不会有什么期待……

  有一天,看见《墨缘》,那是三百多天以前,啊!那上面有些叫做书法的中国字,真的,真的让我好久好久在凝视。我居然把那一期北京晚报放在了床头,时不时地放下又拿起。

  不知不觉之中好像有了一种期待……

  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却又看见了《墨缘》,又是那些叫做书法的中国字,又让我好久好久的凝视,我又把那一份《墨缘》放在了床头,又是时不时地拿起又放下,然后又是期待……

  过了一百多天,过了二百多天……我好像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了,在一回又一回期待中见到新的一期《墨缘》,慢慢地、朦朦胧胧地,居然能觉得汉字真美真美。

  被唤做三三时我的记忆刚刚开始,那是1943年,父亲把我抱在怀里,握着我的手一笔一划地在稿纸的格子里书写。父亲在这些纸上创建着“中国电影、播音、摄影、电视高等教育的早期教材”,受惠于这些教材的父亲的弟子们,后来称他是“中国电影高等教育的开山宗师”,可对于一个不到四岁的男孩,那种痛苦那种煎熬让我对“写字”产生了一种无与伦比的痛恨!当时的成都有一种专门“教训娃儿”的凳子,娃儿趴在凳子上,手脚夹在凳子四条腿上,我对“写字”的不喜欢不尽力不恭敬,换来的便是父亲把我夹在“教儿凳”上用藤条抽打屁股。

  对写字的痛恶,充满了儿时的记忆,对书法作品审美的排斥和写得一手“烂字”,便是叛逆的收获。当父亲终于离开时,因为字写得太烂,我居然不敢为他写一副挽联……

  三百多天对《墨缘》的偶遇期待和相伴,我不仅渐渐懂得了父亲说过的“字如其人”,更感悟出因为喜欢他写的字,蔡元培等泰斗们会为父亲创造那么多机会的道理……

  终于,《墨缘》拯救了我即将远行的灵魂……(编者注:作者父亲为孙明经) 

 

 缘分的天空                薛元明

  作为《墨缘》作者,对编辑理念感同身受。总结一下,主要思路可概括四点:

  一是书法和文化的结合。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历代经典以最佳角度展示出来,针对一些传统节日,以书法作品来切入,结合点巧妙,能够更好地被读者接受;二是专业和业余的结合。在选材上充分考虑到社会受众与专业人士的差异,最典型的就是针对“江湖书法”的批评,专业人士不屑一顾却无可奈何,这恰恰又是社会大众的盲区,在社会媒体上提出来,更有意义。书法“可玩不可亵”,书法不是养生,不是气功,也不仅仅是艺术,而是文化;三是弘扬和批评的结合。在传播正能量的同时,针对一些书坛怪象、乱象进行分析和评判,加以引导;四是宏观和微观的结合。除了对整个书法史乃至文化史进行必要的阐释之外,适时地解析一些汉字,使得广大读者对书法乃至整个传统文化的了解更加具象。

  对我而言,意味着对书法史要重新梳理,从习惯上按照时间先后的纵向排列到以事件和类型为中心的横向归类。在从专业媒体向社会传媒转变的过程中,必须兼顾大众的阅读兴趣,做到深入与浅出相结合,但在立意和撰稿思路上立足于专业和业余的结合,书法目前具有一定的“专业”门槛,但必须存在和保持一定的“难度”,才能有足够的含金量,保持一种前瞻性。因为最终目标是提升,而不是迎合。

  期待《墨缘》在今后开辟更多新的栏目。

  马 林 (山西临汾 篆刻工作者)

  受众对象为普通百姓的《北京晚报》开设的书法板块,确实很体贴人,让读者在了解国内外大事小情的同时也能轻松感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我连读了几期,感到其完全可以和专业的书法报刊相媲美,除了容量小些以外。像基本的书法知识普及,经典传世作品赏析,古今书坛逸闻趣事,大家风骨等等栏目可以长期做下去。

  现在全社会都在关注汉字的正确书写问题,建议《墨缘》也不妨开设一个对那些容易用错的字的介绍、解读的栏目,为大家解决生活中常见且易用错的字,寻根问源,弄清其来龙去脉,使大家少用错字,不是很好吗?

  臧 平 (安徽马鞍山 企业主管)

  今年5月的一天,在家上网,偶然看到《北京晚报》书法版,感到很意外,因为社会媒体花大力气、设大版面开书法专版的很少见。近来每期都很关注,特别是解读文字的文章,让我了解到,很多看似平常的文字包含了很多高深的学问。希望能够坚持办下去,可以读到更多更精彩的内容。

  周钧林 (江苏宜兴 工艺美术师)

  我是一名紫砂工作者,出于对个人创作有更高提升的愿望,针对与紫砂关系密切的诗书画印等内容格外关注。今年8月,在朋友家读到了一些朋友收藏的《北京晚报》书法版,印象深刻的内容很多,像三希堂,清明节、儿童节……把书法史中很多鲜为人知的经典名作刊登出来,奉献给读者期期精美大餐。《墨缘》在全国都市类报纸中,首屈一指,对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功不可没!

                                                                                                                               王健中 (北京 作家)

                                                沈尹默临《二谢帖、得示帖》

                                                                                                                                  薛元明
【读与藏】墨缘 - 风亮 - 高风亮节
  晋 王羲之书《二谢帖、得示帖》
  《二谢帖》释文:二谢面未比面,迟诼良不静。羲之女爱再拜。想邰儿悉佳。前患者善。所送议当试寻省。左边剧
  《得示帖》释文:得示,知足下犹未佳,耿耿。吾亦劣劣。明,日出乃行,不欲触雾故也。迟散。王羲之顿首
【读与藏】墨缘 - 风亮 - 高风亮节
  近代 沈尹默临《二谢帖、得示帖》

  王羲之《兰亭序》被奉为“天下第一行书”,至尊地位无法撼动。与《兰亭序》相比,王羲之的手札则完全是另一种风貌。窃以为,手札更能体现王羲之书法原本的气质。

  王羲之的手札《二谢帖》、《丧乱帖》、《得示帖》合裱于一卷,总称为“丧乱三帖”,现藏日本宫内厅三之丸尚藏馆。纵28.7cm,横58.9cm。《二谢帖》5行36字,《得示帖》4行32字。 

  《二谢帖》用笔爽利,时草时行,间有近楷,体势间杂却和谐统一,纵笔迅疾,如惊猿脱兔,驭笔徐缓,如虎踞龙盘。临摹之难点在于,数字内要作出极复杂的铺毫、调锋的细腻动作——方笔、圆笔、中锋、侧锋、直线、弧线、重按、轻提等;结体多欹侧取姿,奇宕潇洒、纵擒有度,字势尚方,颇见骨力,整体一气呵成,干净利索,羚羊挂角、无迹可求。

  《得示帖》书风遒丽,或忽简为草,或忽繁化行,或数字相连,或彼此独立,张弛有度、缓疾有致,全凭兴之所至,收放自如,运用之妙,自出胸臆。结字总体上呈现左收右放的特征,细节处理颇多,奇宕潇洒、虚实变换,每字不同。

  沈尹默是近代书法史中的一个标志性人物。读他的临作,既能了解他的书法,也蕴含了他对王羲之书法的认知,同时也包含了他对书法本体和书家个体的认识。

  从临作来看,沈尹默非常“忠实”。虽是手札一路,从局部的行列距到全篇章法,却丝毫不差,甚至包括第二列的“弥”这一漏字,可见是多么虔诚和认真。沈尹默恪守古法,追寻古雅,注重古典意境,法度精严,气息典雅,圆润秀美,不作怪异之体,在平正中求变化,在变化中见姿致,“用笔粗处不蠹,细处不弱,骨肉停匀,恰到好处”。

  对比原作和临作,两人气质差异极大。“取法乎上者得其中”,王字的风流倜傥、不染尘俗,在沈尹默笔下变得小心翼翼、一丝不苟,其中有过于雕琢的不足,尤其是收笔处。若按照“雄媚”之标准,则雄壮不足,单纯地柔媚雅丽。

  即便是大家,学书也是从取法开始。因此,要想掌握写字技法,须时时坚持临摹,从对临到意临到通临,一步步地走下去,方可见效。

  《墨缘》小贴士

  1、在工具上宜选用狼毫笔。

  2、初临时尽量忠实原帖,不要将字形放得过大,临字大小以稍大于原帖字为宜。注意细节大的变化。

  3、尤其要留心字中的“截笔”——点画突然由粗变细,十分跳宕。这有可能是无意的,自然形成,比如纸张不平整;也有可能是有意的,为增加变化。

  4、心态放松,才能做到不激不励。

  5、要想保持整体气韵流畅,须在临摹前多读帖,包括内容,或背诵记忆。

  6、技法可以模拟,但对于其内在精神的领悟,就须多了解书者文化时代背景和经历,以更好地把握字里行间的“魏晋风度”。

     大字贪丑拙
     小字求妩媚
                                                                                                                                                            王学仲
【读与藏】墨缘 - 风亮 - 高风亮节
  本刊顾问、天津大学教授王学仲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10月8日在津逝世,享年88岁。
  王学仲先生曾提出“扬我国风、励我民魂、求我时尚、写我怀抱”的“四我精神”。先生把毕生心血献给了新中国的文学艺术事业和教育事业。
【读与藏】墨缘 - 风亮 - 高风亮节
【读与藏】墨缘 - 风亮 - 高风亮节

  我在笔山墨池中生活了60年,学习写字的兴趣一直不变。有浓厚的兴趣,持久的努力,还要靠正确的学习方法。师法自然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像王羲之向卫夫人学习,而后便出游名山,访碑观碣,成就了一代书圣。艺术离开了自然,便会枯竭。

  少年时代,我读了清代黄小松的《山左访碑录》。那时好奇,就和同学一起到附近的邹县去寻访摩崖石刻。开始是不自觉的行为,后来才意识到这件事决定了我毕生写字的道路,的确受益匪浅。

  访碑活动直接观察实物原迹、刻镌的字迹精神,免受劣拓本的欺骗,也观览了风光,启益了心智,开阔了眼界。以后我还去曲阜看了碑林、泰山石刻以及济宁的汉石群。我发现了这些地方书风的承袭变化脉络,这才感到在碑派和帖派之外,还存在一个经派书系,更感到经派书家善于隶楷并用,创造出不受当时占主导地位的北魏书体支配的独立面目,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室外功。

  书法当然也重视室内之功。所谓室内之功,不外是临帖读书,特别是文字学和书法理论的书。书法不仅具备技巧性,而且具有专门的学术性,这就要投入大量的室内功。

  我幼时,在先严督导下写小楷,有晋人的《黄庭经》、《乐毅论》、《洛神赋十三行》,唐人的《灵飞经》,明人的《离骚》,还有晋人和唐人的写经。写楷临帖,为我打下了间架的基础。

  大字写魏碑较多,因为我父亲就是写魏碑的。除了《龙门二十品》,更多的是临习《张猛龙》。我常随父亲到深山采石场看他卧在红毡上写碑,也经常跟着他看一些名碑。后来有了书法爱好的同年友陈礼堂,两人结伴寻访名碑大碣的足迹遍及鲁南一带。故乡滕县曾有过翻刻的《祀三公山碑》,往北不远就是峄山北齐大字《金刚经》,再远些有济宁的碑林、曲阜孔庙的碑林,铁山、葛山的摩崖石刻,泰山经石峪摩崖。

  我深感访碑对习字大有补益,这比只是面对拓本临摹能留下更深的印象,也使自己脱却一些书斋气,增强一些山岳气。居家时临帖,外出时访碑。多年的实践,造就了我书艺的思路:大字贪丑拙,小字求妩媚。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