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风亮节

朋友,欢迎您的到来——我心中的太阳!感谢您的光芒照耀!

 
 
 

日志

 
 

【古都】阜成门——送温暖的门  

2013-12-12 13:38:01|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祥 白龙
【古都】阜成门——送温暖的门 - 风亮 - 高风亮节
绘图/王鹏

【古都】阜成门——送温暖的门 - 风亮 - 高风亮节
【古都】阜成门——送温暖的门 - 风亮 - 高风亮节

  老话讲,“阜成梅花报暖春”;事实上,说煤车送暖春更确切。

  说到阜成门,老北京人第一个想到的是——这是个运煤的城门,是送温暖的门。老北京人说话讲究个趣味,明明是煤,却不直说,偏偏说梅。当年的运煤工,从门头沟等地通过驴车或马车将煤块儿送进城,使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城中人免受冬季严寒的欺凌。难怪具有艺术灵气的工匠,要在瓮城门洞里刻上一束梅花做标记,对挖煤的人、运煤的人聊表谢忱。

  民国时期,曾留下很多拍摄北京城门的老照片,从中可以看到卖煤的煤铺就开设在城墙根下。鲁迅于1924年5月25日入住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21号(今鲁迅博物馆院内),在这年10月21日的《鲁迅日记》中,有“买煤一吨十三元,车钱一元二角”的记述。通过阜成门的煤,曾温暖了鲁迅的小屋,而鲁迅的文字则温暖读者的心。

  时过境迁,虽然阜成门已不见旧日的风采,但鲁迅故居和白塔寺依然把我们陪伴。

  1 爱生活的鲁迅,自己设计、装修故居

  “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棵是枣树,还有一棵也是枣树……”这是鲁迅在散文《秋夜》一开头说的两句话。去鲁迅故居,不是为了寻找文豪的足迹,只是想看看那两棵枣树。

  从阜成门地铁东北口出来,向东走不到200米,就是胡同口,走到头,两溜儿老旧的平房间有一扇朱红色的大门,就是鲁迅故居了。这是一座青瓦灰墙的小四合院,东墙上挂着“西三条胡同21号”的门牌还能依稀辨认。

  因为兄弟反目,鲁迅搬出了在八道湾的旧居,几经周折,1924年春天鲁迅向当时的几位朋友各借了400大洋搬到了现在的故居。不久又把母亲接来,并且和母亲一起度过了两年,直到1926年夏天,远赴厦门。

  这是鲁迅亲手设计的四合院儿,从建筑到空间陈设,都是比较简朴的。在这里,鲁迅完成了许多作品,《华盖集》、《华盖集续编》、《野草》三本文集和《彷徨》、《朝花夕拾》、《坟》中的一部分文章,都是在这里写的。

  正值暑期,来参观或膜拜的人自然很多,导游们熟练地背着解说词,大多是房间格局的介绍,当然也有投文学爱好者所好的讲解,说了说两棵枣树的事。

  站在鲁迅故居的后园里朝远处望,我没有看到枣树,看到的是楼房和远处灰蒙蒙的天空。前院和后小院的通道处,倒是有两棵枣树,还没熟透,但也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够着摘了一颗。

  导游介绍说:“那两棵当年的枣树都没了,这几棵,是后来补种上去的。”我估计文中写的枣树也许真的是邻居无意栽种的,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成名了。

  枣树没了,但鲁迅当年手植的丁香还在。历经了八十多年的风雨,两棵丁香枝繁叶茂。

  小院的房屋不大,陈设简朴,但经过鲁迅先生亲自设计装修后更有一番异样,尤其是他自己睡觉的地方,有点儿江南小镇阁楼卧榻的味道,逼仄而舒适,一如他行文的风格——险峻而妥帖。原来这本是一座破旧不堪、不甚规整的荒废院落,但为了给母亲和自己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大文豪拿起铅笔,亲自设计并绘制了草图,对院内原有的6间旧屋进行了改造翻修。原来只有老屋6间,北房、南房各有3间;他买下后做了一番改建工程:东西各加了两小间厢房,使小院布局更加合理、实用;同时又挖了水井,种上刺梅、丁香、碧桃等花木。原来,文坛的斗士并不拒绝通过生活环境的打造来享受生活——这在讲解鲁迅作品的语文课上是不曾听过的。参观的人群中有懂行的,到了后院就指出了鲁迅自挖的水井,现在周围围上了白色的栅栏,非常显眼。 

  站在窗前,想起以前读过鲁迅的文字,才知道是在眼前的这片屋檐下诞生的。似乎这安适、惬意的小宅子给了鲁迅一种难得的轻松、愉快的情绪,也给了先生来自学生许广平的爱情,而像散文集《朝花夕拾》那样温馨的作品,自从他离开这里以后就再也没有写出过了。

  2 白塔寺的白塔,中国最白的白塔

  中国各地有许多白塔,自北而南地数一数,有呼和浩特白塔、辽阳白塔、南充白塔、福州白塔……不信你自己去看,较之其他姊妹白塔,惟有北京白塔寺的白塔最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美白”,既美又白。但这终究只不过是一己的观感而已,“肤色”本不是最主要的。而真正让北京的这座白塔占有中国之最的,是它属于国内现存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喇嘛塔。它还是元大都的标志性建筑,并带有异域情调。

  喇嘛塔,即藏传佛教的塔,多见于东南亚国家,如印度、尼泊尔。建筑学上,称这种塔为“覆钵式塔”,乃一重实心结构,此造型在我国最早出现于北魏时期。它既可做舍利塔,又可当僧人墓塔。自元代开始,随着喇嘛教的兴盛,逐渐在各地兴建。所谓“覆钵”,即指倒扣的钵,也因此得名。塔身上开设佛龛,被称之为眼光门。塔脖子和塔刹(由伞盖和宝刹组成)象征着佛陀的头颅。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在途中与你相遇。”也许是因为仓央嘉措的缘故,我对藏传佛教很有亲近感,以致对所有的佛教寺院都有一种温情脉脉的向往,比如眼前这座像是由白莲花堆砌而成的白塔。金庸在他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中还提到过它。早先,它是叫做“万安寺”,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只不过全称是“大圣寿万安寺”。1279年,此白塔在入仕元朝的尼泊尔工匠阿尼哥的主持下修建完工。

  秋日蓝天的映衬,让这座白塔更加妩媚动人。它矗立在古色古香的一片房宇之中,静静地凝望着眼前的车水马龙,仿佛若有所思,大概是想着自己的鼎盛时期,一次参加皇帝主持的佛事的人竟有7万之众,而后来的1900年八国联军将其法器、供器等劫掠一空,再后来这里成为古都有名的“八大庙会”之一。逢年过节,老北京赶庙会的人就唱起谣曲:“八月八,走白塔”。

  凡是到这里游览的人,都会学着老北京人逛寺庙的样子,围着白塔转圈圈儿。我脑子里转的,是尼泊尔工匠阿尼哥。他出身皇族,建筑技艺高超,为我们留下了这样一座体现中外文化交流的典型建筑。倘若没有一座又一座体现世界各地不同民族风情与文化风貌的“国际建筑”,古老的北京又怎么能发展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世界城市呢?而元世祖忽必烈呢,或许他并非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具有多元文化的包容心态,因而恳请阿尼哥上手修筑白塔,反倒是希望元大都的标志性建筑不是出自汉人之手。

  寺院小门前,一丛小花在婀娜含笑,那尼泊尔工艺家阿尼哥的塑像正精神抖擞。   

                                                                                                                         北京日报

外一篇

话说棍贝子府花园
王铁鹏 管清斌

  棍贝子府花园位于西城区新街口东街北侧、西海(积水潭)南岸,蒋家房胡同以北,水车胡同以西,光泽胡同之东,在今积水潭医院院内。据记载,繁盛时期,整个府邸面积约65100平方米,约合98亩左右,其中花园面积29479平方米,约合44亩左右,是清代一座大型的王府花园,其继承了明代名园太师圃的风韵,主体格局一直保存至今的却也不多见。

  据《啸亭杂录》载:“诚亲王新府在蒋家房。”诚亲王旧府位于官园,因改赐慎郡王,故于蒋家房(新街口东街)建新府。雍正十年(1732年)允祉卒后,其第七子弘暻继为府主。弘暻于雍正八年(1730年)被封贝子,故此府又称固山贝子弘暻府(《宸垣识略》)。据乾隆《京城全图》,此府东起水车胡同,西邻光泽胡同,北抵积水潭南岸。占地面积大,规制严整,府正门面阔五间,大殿面阔七间,东西配楼面阔五间,后殿面阔三间,后寝面阔五间。主体部分在西路,东部以花园为主,规模很大,园中有亭台楼阁,古树参天,山石点缀,土山环绕。园内有一湖,湖中有一土石相间小岛,湖水引自积水潭。按清代制度,积水潭水为御用,非经特许,不得擅引。弘暻无特殊建树,亦享受了特殊恩准。

  据《北京历史地图集·明北京城》记载,此园位于明代镜园旧址。弘暻之后府主分别是永珊(弘暻第三子)、绵策(永珊第三子)、奕果(绵策嗣子)。奕果于嘉庆三年(1798年)承袭不入八分(八种待遇标准:朱轮、紫缰、宝石顶、双眼花翎等)辅国公,改迁别所,此府改赐庄静固伦公主。并御赐引玉河(即西海)水入园。庄静公主为嘉庆帝第四女,又称四公主府。光绪六年(1880年),庄静公主重孙棍布札贝袭贝子爵,成为此府末代府主,俗称棍贝子府。清末至民国年间,此府被称棍贝子府。该府归制为王府,后大体延续旧制,至民国年间犹存。

  新中国成立后,府园收为国有。据规划局档案记录,20世纪50年代王府的原有建筑绝大部分拆除,仅存三间卷棚歇山筒瓦顶的花厅,两幢硬山过垄脊的重楼,以及湖与假山。1956年,积水潭医院在王府旧址上建成,王府花园被完整保留遂成为医院的后花园。1989年,棍贝子府花园被列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为庆祝建院五十周年及保护古都风貌,积水潭医院对花园进行了保护性整修,加装自动水系循环及净化装置。2006年1月在园址上刻石为记,同时还刻有当时棍贝子府的示意图。

  此地,再往前追溯,还是元代大运河终点——“积水潭港”。元朝的大运河中,最北的一段是元代新开凿漕运河道——通惠河,由著名天文学家、水利学家郭守敬主持修建。自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开工,到至元三十年(1293年)完工。通惠河开挖后,行船漕运可以到达积水潭,因此积水潭,包括现今的什刹海、后海一带,成为大运河的终点,商船百船聚泊,千帆竟泊,热闹繁华。那么积水潭医院应该还是元代大运河终点——“积水潭港”的一部分。

  积水潭医院建设之初没有把王府完全破坏,而是保留了部分建筑和设施,让人依稀见到旧时王公府邸的模样,在城市化进程的今天,实属幸运,或许也为其他王府宅院的保护提供了一种借鉴。(本文主要资料引自《北京志·西城区志》)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